说说清朝的那些事儿

康熙的长寿秘诀

康熙对待所谓“长生不老”的态度很端正。他认为,人的一生,从出生到死亡是一个自然过程,是不可遏止的。因而人只能顺应自然,多加保养,以求在一定范围内延长寿命。

康熙认为,要使身体健康,关键在于饮食得宜,不能有所偏嗜,更不能暴饮暴食。应该对自身的情况加以注意,合理进食。康熙身为帝王,臣子自然竭尽全力地向他献媚邀宠。他爱吃水果,于是各地官员争先恐后地采摘鲜果进贡,但他从不多吃,总是品尝一点儿就够了。他说:“这些鲜果还不够熟,等放熟了,气味甘美时再吃吧!否则,对身体无益。”

康熙每次出巡,总是拒绝那些尽是山珍海味的宴席,而专吃当地所产的时令菜。他说:“老年人应该吃一些口味比较淡的食品并且多吃蔬菜,这样就会少生病。”对于那些不恤下情、竭力搜刮民脂民膏、整治丰盛宴席讨好自己、力求升官者,康熙毫不客气,立即予以撤职查办。

康熙对饮水的要求是很高的。一般要把水加热煮沸,取蒸馏水饮用。每当夏日大雨倾盆或洪水暴发之际,他绝不饮用河水,他认为这时的河水喝了易生病,因为洪水容易把地表有害的矿物质、粪便甚至腐败的动物尸体冲刷下来,杂于河水之中,这当然是很不卫生的。

正因如此,康熙皇帝7岁登基,做了六十一年皇帝,在我国甚至在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他在位期间,先后平定了吴三桂、耿精忠、尚之信的叛乱,收复了台湾、力抗沙俄……一生可谓紧张忙碌,日理万机。但在如此情况下,直到晚年他仍然思路敏捷、身体强健。

同治帝的癖好

《清朝野史大观》记载,同治皇帝有两个癖好,一是贪玩,二是好奢侈。同治喜欢两种游戏:一是踢球;一是用脚踏住强弓硬弩,然后使劲拉弓弦使之张开。同治还特别喜欢演戏,有一次他演《打灶》,恭亲王奕的儿子载澄扮演小叔,一个妃子演李二嫂,同治则身穿黑袍演灶君。

他最喜欢玩的是让小太监横卧板凳之上,他用手按住小太监的肚子,要下面的小太监旋转如飞,好些小太监都受不了。

同治生活奢侈。有一次,小太监拿着同治御笔批的字条到内务府要五百两银子买零嘴吃。管内务府的荣禄到宫门口奏请说:“宫里需要的食物管理部门都已经供奉了,没有必要再买,即便要买,也不用这么多银子呀。”同治听后,大发脾气。

同治帝剧谏慈禧

慈禧太后喜欢看戏,尤其嗜好看色情戏。什么《海潮珠》、《盘丝洞》、《翠屏山》、《双摇会》等,伶人演得越细致,慈禧太后便越看得兴致勃勃。同治皇帝年龄逐渐长大,对慈禧的做法感到羞耻。每当慈禧点名要看这些淫剧时,同治帝必定想方设法加以阻止,但始终没有效果。有一天,慈禧又点名要看《翠屏山》。同治皇帝听说后,便亲自进了后台,扮演石秀,众人都不敢阻拦。开幕以后,石秀一角表演草草了事,台词删减了一大半,不一会儿工夫,就到了剧终。而扮演潘巧云的伶人也不得不随着草草了事。又一天,慈禧点《双摇会》,同治帝扮演剧中劝架的邻翁,对李相公的大奶奶临时加了几句台词打诨道:“你我两家邻居,相处多年,你家大爷年纪也不小了,家庭里若是这样常常闹笑话,闹个不停,不但不成体统,而且也未免太不给年轻人留地步了!”

喜欢玩狗的雍正帝

雍正帝非常喜欢玩狗。雍正帝让太监在宫内养了许多只狗,常常忙里偷闲去爱抚它们。这些狗有的聪明机灵,有的憨态可掬,确实给日理万机的皇帝带来了不少欢乐。雍正还亲自给他们赐名,其中他最喜欢的两条狗就叫做“造化狗”和“百福狗”,并亲自为他的爱犬设计制作服装。他曾为“造化狗”设计过一种老虎式仿丝面软里子的套头衫,做好后,他又认为套头衫没安耳朵,“造化狗”穿上后,耳朵只能窝在衣服里,非常不舒服,命人在虎式套衫上再加上两个耳朵。他还为“百福狗”设计过一件麒麟式仿丝面软里子的套头衫,做好后,雍正又不太满意,命人在麒麟套头衫上再安上眼睛、舌头。这样一来,“百福狗”的眼睛从麒麟眼中露出来,俨然一个活生生的麒麟了。除了仿丝料的狗衣,雍正还多次下令制作了许多虎皮狗衣、猪皮狗衣、豹皮狗衣等,每件狗衣都经过狗试穿后,由他亲自认真察看,不容许丝毫马虎,稍有不妥,就必须返工。比如狗衣上的纽襻儿钉得不牢固,就要重新钉一遍。有的狗衣做了皮托掌,雍正帝认为不好,就要拆去或重新做一个漂亮的换上。

雍正帝不仅亲自定做狗衣,还亲自为狗定做狗笼、狗窝、狗垫等各种用具。雍正六年(1728),他曾命人制作了一个精巧细致的小圆狗笼。狗笼用竹子做架,用一种很讲究的藏族手工生产的羊毛织品做罩面。雍正的爱犬住在如此舒适的安乐窝里,真可称得上是“百福”和“造化”了。

慈禧的四道美容方子

第一道,银耳。银耳,又称为白木耳,性味甘平,含有对人体有益的多种成分,特别是蛋白质和脂肪,是人体不可或缺的养颜美容品。能够补肾强体,固精调血,润肺止咳,补气补脑,强心美肤,尤其是能够滋阴养颜,养肤润肤,对于女性的养颜美容,有特殊的疗效。

第二道,泡手。侍女用热手巾先把西太后的手包起来,侍水的宫女则端来银盆,盆内放满了热水。西太后包好的手就放在银盆的热水里浸泡,等热水变温渐凉,再换热水,再次浸泡,就这样换水三次,把手背、手指的关节都泡得温暖了,看上去白里透红、细嫩柔软,达到最佳效果。

第三道,热敷。这热敷美容保健妙法,是太后养颜秘方之一,也是她最津津乐道的永葆青春之妙方。当时宫里的侍女们称为洗脸,确切地说,就是用热气熏脸,也就是现代人美容的所谓热敷。用特制的银盆,装满洒了香料的热水,再以细腻柔软的纯棉毛巾,浸透热水之后,按照肌肤的纹理,细心地敷好。长年累月地热敷,脸上基本上没有什么皱纹,而且总是能够保持得光鲜滑润、白皙美丽、富有光泽。

第四道,喝奶。西太后一生不变的一个习惯,就是喝人奶、喝牛奶。这是她最习惯的一件事,也是她很痴迷的一件事。清朝宫廷之中,早点通常保留着关外东北人的习惯,喝奶对茶,称为奶茶。太后喝的这奶茶,不是由御茶房供应,而是由储秀宫内的小茶炉供应。奶茶由太后调制浓淡,确定可口的味道,每天再由小茶炉专门为太后制作供应。为了减少脸上的皱纹,西太后还吩咐受过专门训练的侍女,每天用玉石按摩皮肤等等。但所有的一切,西太后发现,在养颜美容方面,能够保持青春长驻的最佳妙方,就是人的乳汁。西太后喜欢喝人乳,每天专门有三名奶妈提供充足健康的奶水。西太后每天总要喝大半碗。

张之洞的生活怪癖

张之洞号香涛,直隶南皮人,同治进士。他从步入仕途之始,就对朝中诸多问题持独到见解。清代资料关于他的记载随处可见。

张之洞性情乖僻,起居无常,一般都是每天下午两点左右开始入睡,到晚上十点才起床干活。幕府中人及下属有事,一般都要在半夜来见他,甚至有时候要一直等到天亮。有不知道情况的官员上午谒见,正是他神疲体倦之时,这些人要么被安排在门厅等候,要么就是谈话未已,张之洞已经闭目打盹,甚至鼾声大作了。后来,大理寺卿徐致祥参劾张之洞辜恩负职,说他“不按正常时间办公,起居毫无规律”。清廷谕令粤督李瀚章去调查处理。后来回复皇帝说:“如果夸他的话就是整夜办公,不敢有一丝的懈怠。诋毁他就应该说是不注意时间,没有规律。但是没有误过事,所以我以为这种小节没必要深究。”

张之洞最喜欢吃鲜果、糕点、蜜饯等物,处理公务的桌案旁边经常另放一个小茶几,上面放着各种鲜果及糕点十几盘,以备他随时取食。

张之洞喜欢守着桌子蹲在椅子上吃饭,最讨厌垂足而坐。

他的表兄张之万在写信给之京(之万胞弟)时说:“香涛(张之洞)饮食起居,没有一件事不奇怪。又生性喜欢养猫,卧室中常有数十头。猫有时把屎屙在书上,他就亲自拿手帕擦拭干净,居然不认为脏。还向仆人们说:‘猫不懂事,所以也不必责怪它,如果人这样可不行。’”

张之洞出身于官宦之家,本人科举及第又早,与潘祖荫、吴大等人曾在北京以流连诗酒、赏玩古董字画出名。后来,张之洞历任封疆大吏,爱好古玩的雅兴不减,并且自命精于古物的鉴别。某年,张之洞在京以高价购得一古鼎,斑斓璀璨,价值连城,之洞十分得意。回鄂时大张筵席,请僚属共同欣赏。他嘱咐家人在鼎中插梅花一枝,再注入少许水润花。没想到酒过三巡,鼎下竟有水徐徐流出,满堂惊愕,大为扫兴。经仔细检查,原来鼎居然是用碎片和胶粘接的。

张之洞升内阁学士还不到半年的工夫,就由李鸿藻保荐,放了山西巡抚。给他去道贺的人特别多。张之洞自然兴奋得不得了,他亲自写谢恩折子,得意忘形之中,写下了“敢忘八表经营”的话,一时传为笑话。“八表”是八方之极,亦是“天下”的别称,“八表经营”一般解释为开国英主力战定天下。张之洞下笔不检,用了这句成语,这要是在雍正、乾隆年间,不丢脑袋也会丢官,但嘉庆以后,文字狱久已不兴,而且清流的口气,向来阔大,所以山西巡抚想经营八表,不过传作笑谈而已。挖苦他最厉害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堂兄张之万。张之万曾经同时在身上带了两个挂表,有人便说,表只要准,一个也就够了。他回答说:“我带两个表不足为奇,我老弟有‘八表’之多。”

张之洞对于人才的选拔不拘一格,而且热衷洋务,经他派出留学的学生达数百人。学生出洋,张之洞必送行,等其回国则必定设宴接风。总督衙门有一挑水夫,人说今天总督接风的是留学生某某,挑水夫说:“这学生就是我的儿子啊!”

张之洞常居高位,又满腹经纶,故自命清高。他喜欢与文人名士交往,对僚属多不放在眼里,属下多有不满,但又都无可奈何。有一位布政使颇有点名气,但也是张之洞的下级,也不为张之洞尊重,张多次对他失礼。这位布政使对张十分不满。有一次,他又去总督府拜见张之洞,谈完公事之后,向张之洞告辞。按清朝官场礼仪,张之洞应将布政使送至仪门,但张之洞送到门厅就止步停下了。这时布政使回过头来,故作神秘地对张之洞说:“请大人多走几步,下官还有几句话要告诉你。”张之洞认为布政使另有重要内容要说,就又陪着他走了一段路,还不见布政使开口,这时两人已走到仪门,张之洞不耐烦地问道:“你不是有话对我说吗?”布政便说:“其实我只想告诉大人,按照礼仪制度,总督应该将布政使送到仪门,现在大人既已按规定把我送到仪门,就请你留步吧。”说完长揖施礼而去。

张之洞心性高傲,创办新政,讲究排场;爱好玩赏古董字画碑帖;经常请客宴会,诗酒流连;喜欢送礼赏赐,日常的费用自然很高,所以有时候难免手头拮据。每当这时,张之洞就命人拿物去当铺典当。仆人一般都是拿皮箱去当,每口箱子当二百两银子,并不开箱看内里是什么东西,只照箱数付给银两。开春后银根松动,督署再用银两赎回箱子。总督当东西,这在清末官场也算是一桩奇闻。

首页时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