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12月29日电(记者万利)作为我国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关系城市文脉的延续,中华文化基因的保留。在各地大力推进城市更新提质、城乡人居环境整治的时期,亟需端正保护建设理念,创新工作路径和方式,解决好新时期名城名镇名村保护中出现的新问题,让城乡建设为中华文化赋予更具时代活力的注脚,赓续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

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关乎“文脉延续”

长期以来,在城乡建设发展中,文化价值和经济价值如何取舍?保护和发展如何抉择?一些地方理念不清楚、不正确,以牺牲文化价值换取经济价值、片面追求体量规模急功近利造城造镇,导致城乡建设中“大拆大建”时有发生,“千城一面”“千镇一面”屡见不鲜。

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作为留住城市记忆、延续城市文化、传承中华文明的重要举措,对特色城市可持续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截至目前,国务院已公布134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住建部和国家文物局已公布528个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即将公布第七批271个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全国已划定历史文化街区873片,确定历史建筑2.35万处。

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近日联合召开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评估总结大会上,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王蒙徽表示,要从“保护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延续城市文脉,保留中华文化基因”的高度,推动社会形成高度重视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的共识。

作为首批全国历史文化名城,扬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何金发在总结会上表示,古城的价值不仅限于古城,而是关系全城发展,不能用城市开发、就地资金平衡的思维来谋划和推进古城保护工作。为此,扬州市每年从全市土地出让金中提取2%作为古城保护专项资金,让新城反哺古城、古城辉映新城。

以人为本“共建共治共享”实现“因地制宜”

活化利用是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对历史资源的最好保护方法之一。对此,王蒙徽强调,要树立正确的保护理念和方法,坚持最大限度保留,坚持真实保护,坚持整体保护,坚持以人为本,坚持循序渐进。要创新利用方式,因地制宜,最大程度彰显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和历史建筑的文化内涵,充分发挥使用价值,融入现代化进程。

“多年来,我们在古城保护工作中感受最深、用功最久、获益最多的在于坚持了全面保护、审慎更新、群众参与和开放性保护。”何金发说。

据了解,扬州市专门制定出台《历史文化街区保护整治实施暂行办法》《古城区房屋修缮技术规范》等文件,落实政府补贴30%、个人出资70%的民居修缮补助政策。同时,实行房屋产权人及使用人申请住房公积金、或向单位领取住房补贴用于修缮改造的措施,调动广大居民参与古城保护的积极性。

今年9月,恩宁路历史文化街区共同缔造委员会正式成立,这是广州旧城更新首个公众参与平台。据广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马文田介绍,恩宁路、盐运西、深井村等项目都建立了“党建引领、共同缔造”议事平台和共同缔造工作坊,吸收群众智慧、回应群众需求、调动群众力量,“共建共治共享”让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呈现蓬勃生机。

规划、规范、法律构建保护“长效机制”

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重在落实主体责任、加强部门联动和促进全民参与。从广州、杭州、扬州、正定等地实践经验来看,规划引领、规范制定和法律保障“三把斧”形成了落实和推进保护工作的有效手段和长效机制。

马文田介绍说,广州市制定了《广州市历史建筑测绘流程和数据技术标准》《广州市历史建筑修缮图则》等文件,为历史建筑修缮、标准化管理和街区的保护利用规划编制提供技术支撑。

何金发表示,2000年以来,《扬州明清古城控制性详细规划》《扬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以及四个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规划相继编制出台。特别是《扬州古城保护条例》作为扬州获得地方立法权后制定的首部实体法,已于2017年1月1日正式施行。

王蒙徽指出,下一步要健全监督管理体系,充分发挥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规划的管控作用,落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建立“一年一体检、五年一评估”的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工作体检评估制度,加快完善法律法规,对破坏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和历史建筑的责任主体加大处罚力度,对相关城市政府和有关部门负责人,依法依规进行问责。

首页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