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年11月23日,八路军山东军区滨海军分区副司令员兼滨海支队支队长万毅,奉军区领导之命,率部参加诸胶边反“扫荡”战斗。

万毅正在集结部队时,突然看到侦察排长孔正武飞马赶到。孔正武下马后,气喘吁吁地报告了一个情况:有一股日军已经进犯到附近的白苇河,正准备渡河!

万毅听了一拍大腿:“正想打鬼子,没想到鬼子这么快就找上门了!兵法有云:敌半渡可击之。这正是咱们狠狠干鬼子一仗的在好机会!不容错过!”

为了抢时间,万毅命令部队紧急出发。但考虑到敌人数量众多,而滨海支队兵力有限,他让孔正武赶紧把敌人准备渡河的消息告诉军分区兄弟部队。

接下来,万毅便身先士卒,率领滨海支队这支先头部队赶到白苇河时,后面的部队还没能及时赶上来。

一路上,万毅盘算着迅速赶到白苇河边布置好伏击圈,打鬼子一个措手不及。没想到来到河边时,发现日军已经开始渡河了,情况十分紧急,原来计划的伏击战不得不变成阻击战。

万毅果断命令重机枪手跟随他行动,选一块有利地形,迅速架起机枪。

这挺重机枪那是从日本鬼子那里缴获的武器,非常好使,但子弹是特制的,也靠从敌人手中夺得,数量极为很有限,因此平常是轻易不拿出来的,这个关键时刻应该派上用场了。万毅催促机枪手赶紧定好机枪标尺,但是周围的茅草长得实在太茂密了,机枪手看不清目标。怎么办?万毅不顾个人安危,挺身站起,用望远镜仔细察看,指挥射手开火。

机枪手扣下扳机,第一个点射就打中了鬼子,万毅高兴地说:“打得好,打得好!”

进犯的日军遭到突然袭击,慌乱中采取应急措施,一名日军狙击手迅速迂回隐蔽地爬到附近一棵树上。万毅和机枪手的位置很快被日军狙击手发现了,这个鬼子当即开始打冷枪。

万毅听到一颗子弹在侧后飞过的“咝咝”响声,但他是一员久经沙场的战将,对此早已司空见惯了,因此毫不在意,继续观察渡河敌人的情况。

凭以往经验,万毅知道日军有专打敌方指挥官的狙击手,但他只是把打来的子弹当成敌人的一般还击,何况这时的射击还不能停止。

当万毅继续指挥机枪手射击时,第二颗罪恶的子弹打来,万毅不幸中弹!这颗子弹贯穿了他的腮部,将舌头穿了一个洞,击碎了七颗半牙齿。

子弹击中万毅的瞬间所产生的惯性,竟推动着他在原地转了大半圈,然后倒在了草丛中。

恰恰在这个时候,后续部队已经赶到了,形成了对日军兵力、火力的优势,很快将这股日军大部歼灭。

警卫员迅速将负伤的万毅背下火线,当晚就送他到后方医院,著名的国际友人、奥地利医生罗生特连夜穿过封锁线为万毅检查伤情。

他对万毅说:“这颗无情的子弹看来倒还有情,它要稍稍再高一点,你就会有生命危险,现在只是打穿了舌头和几颗牙齿,竟然一点也没有伤到骨头。这可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脸部负伤的万毅此时已无法开口说话,只能转动眼珠子来作为回应。

“你的伤不需要太长时间就能愈合。装上假牙后,不会妨碍你吃饭,也不会影响你的容貌。”罗生特忽然露出微笑,接着说道:“相反,你可能会变得比以前更漂亮。因为,子弹从右腮进去从左腮出来,伤处有可能正好产生一对酒窝。”

万毅负伤,吃饭成了问题,开始是喝鸡蛋羹,几天后喝面糊。经过罗生特的精心治疗,万毅休养治疗两个月后就伤愈归队,到滨海军区主要做副司令的工作,仍兼滨海支队长。

有趣的是,当万毅把脸上的纱布拆掉时,人们发现正如罗生特所猜想的那样,万毅的脸颊上果然出现了两个酒窝!他自己揽镜自照,也不禁哈哈大笑起来:“鬼子他娘的这一枪,竟然帮老子美容了!”

此后,万毅和罗生特医生便成为知交和战友。到东北以后,万毅是一纵队司令员,而罗生特则恰好被调派来做了一纵队卫生部长。

1955年,万毅被授予中将军衔,成为满族将军中军衔最高的一个。

首页滚动